秦代刑罚执行制度的法文明体现

2016-07-06 01:26:32作者:黄 丹

黄 丹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北京  100000)

 
    [摘 要]秦代法制多以血腥、黑暗、残酷的形象出现,而在文献资料中深入研究后,发现秦代也有法文明的一面。文章侧重对秦代的刑罚执行制度进行梳理,以现今视角来看,其刑罚实施上确有残酷的一面,但是也体现出一定程度的法文明。
 
    [关键词]秦代;刑罚;法文明
 
    《守望和谐的法文明》一书认为秦灭亡的原因不在制度,而是“统治者对政治时机认识和把握的失误”,秦法制中不乏法文明的表现。笔者受此启发,查阅资料,对秦代刑罚执行制度中法文明的体现进行梳理。
 
一、在死刑执行上的体现
 
  生命刑就是死刑。秦代的死刑规定的方式繁多,以现在视角来看都较为残暴,例如有族、阬、定杀、具五刑、车裂等。
  族,又称族诛,是指一个人犯罪,与这个人有血缘关系的全族人都要被处死,一般指九族范围内的所有亲戚。秦国时期,族诛适用于重罪。统治者都对严重威胁政权稳定的犯罪处以极刑,起到最大的威慑作用。秦始皇车裂嫪毐,灭其宗。秦二世把李斯处以具五刑,并夷其三族。
  阬,指的是活埋。最著名的案例当属秦始皇焚书坑儒,将四百多名儒生“皆阬之咸阳”。又有《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载有:“秦昭王四十七年,白起阬杀赵括降卒四十万。”
  定杀,也就是把人活着扔到水中淹死。《法律答问》对“‘定杀’可(何)如?”解释为“生定杀水中之谓也”。记载了针对患有传染性疾病的犯人,可以处以定杀,“疠者有罪,定杀。”
  具五刑,就是先在脸上刻墨,然后割掉鼻子,再斩去左脚和右脚,用笞仗打死,割掉首级,把砍下的头颅悬挂在木杆上示众,把尸骨剁成肉酱示众。如果有诽谤诅咒谩骂的犯罪行为,还要在犯人死前割掉他的舌头。具五刑主要适应于夷三族的重罪。秦二世时,李斯就被处以具五刑,据《史记·李斯列传》载:“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论腰斩咸阳市。”
    车裂,指将犯人的头和四肢分别系在五辆马车上,将马车驱赶向五个不同方向,将尸体肢解。
 
二、流刑、徒刑执行上的体现
 
  (一)流放刑
  将犯人判处到制定的边远地区服役的刑罚为流放刑。秦代称之为“迁”。迁”的地方由官府制定。《史记·商君列传》最早记载了迁刑:变法行之十年,“秦民初言令不便者,有来言令便者,卫鞅曰:‘此皆乱化之民也’,尽迁之边城。”商鞅大量适用迁刑,来禁止民众的言论。《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王嬴政九年,嫪毐舍人被“夺爵迁蜀四千余家。”说明秦朝不仅犯人被处以迁刑,罪犯的家属也一并随迁。《法律答问》记载:“当迁,其妻先告,当包。”可见即使妻子先自首了,也不能免除迁刑,仍然要随同丈夫迁徙。
  秦简《法律答问》中有两个案例,阐述了如何对患有麻风病的罪犯执行“迁”刑。
  甲有完城旦罪,未断,今甲疠,问甲可(何)论?当遷(迁)疠所处之;或曰当遷(迁)遷(迁)所定杀。
  城旦、鬼薪疠,可(何)论?当遷(迁)遷(迁)所。
  意思是:甲应该判处完城旦,但是还没有讯断,现在甲患有麻风病,问对甲怎么处置?答应该迁往麻风病人的隔离区;有的人认为应该迁往麻风隔离区投入水中淹死。被判处城旦、鬼薪刑的罪犯,患有麻风的,问应该怎么处置?答应该迁往麻风病人隔离区。
  虽然对于完城旦的甲的处理意见是迁往麻风病隔离区或者迁去以后定杀,但是对比第二则案例,处城旦、鬼薪刑的罪犯只是迁往隔离区,而完城旦是不附加肉刑的劳役刑,其刑罚比城旦、鬼薪要轻,那么对于处刑完城旦且患有麻风病的罪犯,对其采取的处置措施理应轻于处刑城旦、鬼薪的麻风罪犯。所以对完城旦且有麻风病的罪犯应该是迁往隔离区,或者迁往隔离区是最主要的处置手段。
  从这两则案例中可以看到,素以“严刑峻法”著称的秦律对患有麻风病的罪犯并没有采取一味杀之的做法。说明立法者认识到,罪犯虽然患有传染性疾病,但是其本身所犯的罪并非处以死刑,且患疾病也没有触犯法令,所以不能因为患有传染性疾病就随意的判处犯人死刑,颇有近现代刑事法律中“罪责刑相适应”的影子。虽然不能与近现代刑法原则相比拟,但是在当时的法制环境下,有如此人性化的规定,还是可以体现出秦代的司法文明。
  (二)劳役刑
  后世的徒刑是在秦代劳役刑基础上发展的。主要是对罪犯罚以指定的劳作。秦代在执行劳役刑时,已经认识到男犯、女犯之间体力心智的差异,因此将其区分开来,从事不同的适合其生理特点的劳作。具体而言:
  第一,城旦、舂。城旦,适用于男性犯人,主要从事修筑城墙、城池等轻、重体力劳役。《汉旧仪》解释为“城旦者,旦起行治城。”舂,适用于女性犯人,主要负责择米、舂米之列的杂活。“舂者,治米也。”根据女犯的生理特点,如果犯有对应城旦刑的女犯,派其干舂米的活来供应刑徒的口粮。
  第二,鬼薪、白粲。鬼薪,适用于男性犯人,主要从事为宗庙祭祀之用而上山砍伐树木。秦简《游士律》载:“有为故秦人出,削籍,上造以上为鬼薪。”《史记·秦始皇本纪》载,嫪毐败后,“其舍人轻者为鬼薪”。白粲,适用于女性犯人,主要从事为宗庙祭祀之用而择米。
  第三,隶臣妾。是将男女犯人或者犯人的家属罚作官府的奴婢。据《汉书·卷二三·刑法志》颜师古注:“男子为隶臣,女子为隶妾。”被罚隶臣妾的罪犯,要在官府所有的土地上耕作,或者去官府手工业作坊劳作,或者到官府服各种杂役。
  第四,司寇、作如司寇。司寇,男犯人处司寇刑,到边远地区服劳役,防御外寇的入侵。作如司寇,女犯人处作如司寇,强制女犯服相当于司寇的刑罚。《《法律答问》载:“当耐为侯(候)罪诬人,可(何)论?当耐为司寇。”可见司寇的处罚重于候的处罚。
  第五,罚作、复作。罚作,男犯处罚作,到边远地区戍守。复作,女犯处复作,强制女犯到官府服劳役。《汉旧仪》记载“男为戍罚作,女为复作”。《汉书·惠帝纪》载“复作者,女徒也。谓轻罪,男子守边一岁,女子软弱不任守,复令作于官,亦一岁。”
     以现有史料来看,秦律中多处可见刑名的出现,但是对于每个刑种的期限没有明确的说明。表明在秦朝时劳役刑的设置还没有完善,到汉朝时,逐渐有了明确的刑期规定。
更多>>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