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家暴法》视野下"法不入家门"理念的瓦解

2016-09-05 16:51:33作者:高俊虹

高俊虹

(广西大学法学院,广西 南宁 530004 )

 

    [摘 要] 家庭暴力已影响家庭及社会的和谐。被寄于《反家庭暴力法》在千呼万唤中出台,打破了 法不入家门 的传统禁锢。文章以《反家庭暴力法》为视角,从正反两方面对 法不入家门 理念进行分析,并在
此基础上分析 法入家门 的实体法依据、程序遵循及程序完善,以期为刚实施不久的《反家庭暴力法》的完善贡
献绵薄之力。
 
    [关键词]《反家庭暴力法》;法不入家门;程序
 
    受“清官难断家务事”和“法不入家门”传统思想的禁锢,很多人本能的认为法律应当止于家门,尤其是刑法这一带有惩治犯罪色彩的部门法。然频发的家庭暴力、虐待儿童事件在受到公众关注的同时,也凸显了法律对此类事件的束手无策,随着《反家庭暴力法》(以下简称《反家暴法》)的实施, 法不入家门 的传统思想亦正式土崩瓦解,相关制度的构建及机制的完善工作也随之展开。
 
一、 法不入家门 之正解
 
    作为社会最小亦是最紧密的社会单元,家庭的和睦往往被看作衡量一个社会是否稳定的重要参照,好的家风也就成了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石。
 
    古代崇尚“法不入家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家长制的家庭环境有助于家庭矛盾的解决。从几千年的文化历史脉络看,就调试家庭关系而言,传统意义上的“三纲五常”在一定程度上比法律更为优越且更能为人们所接受,因为道德上的谴责与关怀远比法律的冰冷来的更能让人接受。不论是在父系社会还是母系社会,家庭关系中均存在着男女社会地位不平等的问题,一方社会地位的过于强势必然造成另一方的屈从与忍让。在社会权威、家族权威和家长权威的背景下,几乎任何家庭问题都可依家庭自身的力量二,而不需要法律的强制介入,依此而来,“法不入家门” 理念具有合理的存在空间与价值。 
 
    “法不入家门”的另一个理由是,我国历史上法律的制定侧重于刑事法律,从西周时期的 以德配天“经汉唐”时期的“德主刑辅”到明代的“明刑弼教”,这些理念无不渗透着为政者试图通过德法维系社会的重要思想,此时邻里关系及家庭关系的调整更倾向于道德层面上的斡
旋。以现代民法体系看古代法律的架构,即便古代存在由民事法律关系所调整的社会关系,那也多为财产关系,如西周的“质剂”、宋代的“绝卖”。而人身法律关系的调整确实寥寥无几,主要集中于婚姻方面,如宋代的 七出 与 三不去 。作为清末修律的主要内容,《大清民律草案》在体例上出现了亲属与继承,并使之与总则、物权及债权相并列,此应为我国历史上最早系统阐述家庭关系的法典草案。故而, 法不入家门 理念深深的烙上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印记,并在当时具有一定的社会价值和意义。
 
二、“法不入家门”之负解
   
    从文艺复兴开始,人权理念便被逐渐引出,到了17世纪,“天赋人权”学说被正式提出并成为西方民主之基石。事实上,人权概念的提出与兴起注定了“法不入家门”迟早的土崩瓦解,保障人权的呼声越高,其为公众所接受的可能亦越大。当传统家庭成员的家庭、社会地位之天平如期回归平衡的那一刻,人与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和社会关系也随之得到了斧正,正如宪法所倡导的 “人人平等”的美好愿景。
 
    “法不入家门”之负解的研究主要着眼于“法入家门”的积极性与正当性,并在此基础上提出“法可入家门”的观点。我国刑法对 法不入家门 亦所有突破,虐待家庭成员,即虐待罪,属于刑法规制的范畴,该罪名属于亲告罪。可见,虐待家庭成员这一家暴行为在受害人提出控诉请求的前提下,法便可夺门而入并制裁之。
……
 
更多精彩内容请查阅《法制与经济》杂志7月刊第424期
更多>>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