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调对接:家事纠纷语境下的可行性表达

2017-09-08 15:13:31作者:王 明 张 博 蒋明洁

诉调对接:家事纠纷语境下的可行性表达
 
●王 明 张 博 蒋明洁
(山阳县人民法院,陕西  商洛  726400;陕西省人民警察培训学校,陕西  西安  710063;哈密市人民法院,新疆  哈密  839000)

 
  [摘 要]诉调对接是当下转型社会治理的一项重要实践。文章认为法院从能动司法的角度对家事纠纷进行诉调对接,既兼顾了家事纠纷的二重性质和适法立场,又以诉与非诉的二元保障形式回应家事纠纷的解决,对于构建法治背景下的新型家事关系将具有适应性和可行性。
  [关键词]家事纠纷;诉调对接;诉前调解
 
  [作者简介]王明,陕西山阳县人民法院基层法庭厅长、审判员,法律硕士,研究方向:民法、民事诉讼法;张博,陕西省人民警察培训学校主任科员,讲师,法律硕士,研究方向:刑法、民事诉讼法;蒋明洁,新疆哈密市人民法院基层法院法官,法律硕士,研究方向:民法、民事诉讼法。
 
  当下转型时期,基于多元文化对我国传统观念的冲击与解构,以及国人法律意识的觉醒和迸发,我国传统婚姻家庭结构的稳定性逐渐减弱,婚姻家庭关系解体比率居高不下。有关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离婚率与结婚率变相逆转,且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权利观念的不断增强呈现递增态势。另据相关权威统计调查结论表明,基于家事纠纷的存有,近3年来的婚姻离结比接近3成,这意味着有1/4的婚姻当事人在此之中劳燕分飞。{1}在我国离婚率大幅上扬背后的原因中,家事纠纷和矛盾成为引发婚姻家庭解体的首要“推手”。而对于解决此类纠纷,司法实践中呈现两种对立的程序与路径:诉与非诉的程序选择和调解与诉讼的路径应用。到底选择何种方式,以及如何回应二者之间的价值判断,对诉调对接机制的确立将有着积极的意义,也是合理化解此类纠纷的实践机理所在。
 
  一、诉调对接是家事纠纷二重性质分合的情势使然
 
  基于当下家事矛盾纠纷的发生原因与性质的解分,无外乎道德与法律两个因子的作用并存与效力界分:一是家事道德观念和现代法治理念的并存与界分;二是传统道德维权与当下法律确权的效力并存与界分。这两种情形的并存与界分可呈现出两个不同相度上的表达:一是当下转型社会的矛盾普遍性范围有所扩张,家庭结构中不同的受体本身的特质性差异、观念诉求以及有关背景认知的分歧导致家庭结构存在不稳定性,抑或是基于家庭组建的情感基础的非牢靠性等这些主观和客观因素的相互叠加所导致的道德底线张力的撕裂,{2}{3}使得些许的“风吹草动”成为家庭关系急速失和并尖锐对立的诱发因素,并因之成为逾越道德规制而转寻强力保护的情势基因;二是当下社会法治观念的纵深发展和法律理念的深度渗透,家庭结构中实体权利义务的建构已非传统的单一性,在权利义务的维系中,不仅有道德上的价值考虑,更存有法律的价值考量,在这二元并行与背反中,法律更显张力和权威,法律设定和处置权利成为人们最直接和有效的路径选择,并因之成为矛盾解构的现实语境。
  然而,这两种相度并非彻底否定道德在家庭关系中的现实存留和实然发生的基本效力架构作用,只是基于道德与法律的效力而给予的选择上考量,是在道德界限张力和法律权威张力之间的功用认定和价值判断,即使选择法律更多一些或者完全采信法律,然而也只是认为法律相较于道德具有更大的功利性,并非完全脱离道德而独自运行,因此对于当下的家事纠纷来说,其不仅具有“家事即科条之事”的法律性,而且亦透射出传统的“家事即公民私事”的道德性。也正因如此,基于家事纠纷的两相性质界分,家事类纠纷直接通过“终极解决途径”的法院诉讼方式进行解决,看似成为人们的应然选择和有力途径,但并不是解决家事纠纷的唯一途径,单一的法律诉讼方式不但在功能上排除道德调整的可用性而呈现司法功利化的效果,而且无法调适道德与法律之间的有机统一关系,也引致对我国调解与诉讼二元机制目标价值沟通上的背反。因此,无论是司法途径还是司法外的解决途径,无论是采用“无诉求无干涉”的消极态度还是运用积极诉讼方式,显然不能回应家事纠纷的二重性质和适法立场,也不能从微观层面考究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的二元统一。而诉调对接基于调解和诉讼的双重架构,不仅兼顾了道德与法律的双重功用和价值,而且以诉与非诉的二元保障形式回应家事纠纷的解决,在实体和程序上体现了权利保障和关系建构的应然诉求,成为解决家事类纠纷价值选择的情势使然。
更多>>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