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证明责任”谈“证明标准”

2017-09-29 16:02:15作者:●李 丹

从“证明责任”谈“证明标准”
 
●李 丹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上海  200080)

 
  [作者简介]李丹,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研究方向:海洋法。
 
  [摘 要]文章认为在刑事诉讼活动中,应当合理界定证明责任与举证责任的概念,证明责任强调的是一个状态过程,举证责任针对的是举出证据的行为义务。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应当围绕控方对被告人有罪、罪重的证明责任,而负有证明责任的诉讼一方对待证事实的论证所达到的真实程度就是证明标准,如未达到一定的证明标准就可能要承担判决被告人无罪或者罪轻的后果。在我国的刑事诉讼活动中的唯一证明标准就是“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关键词]举证责任;证明责任;证明标准
 
  一、证明责任的两种学说
  刑事证明责任是实现刑事诉讼目的和功能的重要环节。实践中,有罪、无罪的各种证据都是由侦查、检察、审判人员主动收集并查证属实,这不仅是他们的职权,也是他们的责任。关于证明责任主要有两种学说,即法律要件分类说与双层责任区分说。
  1.法律要件分类说主张“构成要件符合性部分的要件事实,由控方承担证明责任……而对于违法性和有责性部分,则由被告承担证明,即被告人必须证明违法阻却或责任阻却事由的存在”。该学说存在的问题在于:(1)刑事司法实务中所遇到的抗辩事由,并不全都与作为法律要件分类前提的犯罪构成体系相连接,除了否定犯罪成立的违法阻却事由与责任阻却事由之外,辩方经常提出的抗辩包括情节较轻抗辩(如预备犯、未遂犯、中止犯之抗辩等)、希望适用较轻罪名的犯罪竞合抗辩(如主张以诈骗罪代替集资诈骗罪指控之抗辩)、角色次要抗辩(如主张教唆犯或帮助犯代替正犯之抗辩)、刑罚减轻抗辩(如主张立功或自首之抗辩)、刑求抗辩,诸如此类抗辩事由的证明责任究竟归于何方,法律要件分类说没有提出统一的分类标准;①(2)该学说主要明确了控辩双方需要承担的证明内容,没有表明完成各自证明任务的结果如何,即没有表明被告人无法证明违法阻却或者责任阻却事由的存在就要承担有罪责任。但这是证明活动不可回避的问题,因此,该学说在证明责任的问题上并不全面。
  2.双层责任区分说是英美证据法理论的分配标准,也是目前我国多数学者所倾向的理论方案,证明责任可分为证据提出责任与证据说服责任两个层次,前者是“对某一特殊争议事实提出证据的责任”,后者是“说服事实审理者相信主张事实是真实的责任”,②因此也被称为主观证明责任与客观证明责任,或行为责任与结果责任。
  二、“举证责任”与“证明责任”的区别
  我国对证据法学的研究起步较晚,学界对证明责任和举证责任究竟是一个概念还是两个不同的范畴尚未达成统一的认识,在学术论文及文献中存在很多将举证责任与证明责任混用的情况,最常见的是将二者等同。如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诉讼法大辞典》中将证明责任解释为“证明责任,又称举证责任。是指法律规定的诉讼主体的一种负担,即在诉讼过程中,谁负担提供证据证明案件事实的责任”,但实际上二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何家弘教授在《证据法学》一书中指出:证明责任和举证责任是两个密切相关又略有区别的概念,③笔者赞同该观点。“举证责任”强调针对一个行为所施加的义务,即作出“举出证据”行为的义务;“证明责任”中的“证明”无论作为动词还是名词,都强调是一个过程。在诉讼过程中,证据是判案的依据,完成证明活动包含提出证据的行为,因此,“证明责任”涵盖了“举证责任”的内容。举证责任从范围和内容上相当于“证明责任”中的“行为责任”。
  明确二者的区分的意义在于:在刑事诉讼的证明活动中,并非所有控辩双方的责任都能依靠“证明责任”来划分,因为行为责任与结果责任的承担主体并非始终一致,举证责任的意义在于指明该情况下行为责任由谁承担的问题。
  侦查机关在侦查时不仅要搜集证明被告人有罪、罪重的证据,还要收集证明被告人无罪、罪轻的证据。由于检察机关在搜集证据上的天然优势及其具有的法律监督机关的法律地位,就要求在检察机关掌握了能证明被告人无罪或罪轻的证据后,负有将证据提交法庭质证的责任,即举证责任。但笔者认为证明被告人无罪或罪轻的结果责任不应由检察机关承担,一是避免检察机关的角色冲突,二是如果被告人无罪或罪轻,则可不必进行刑事诉讼的开庭审理。
  因此,关于刑事诉讼中的证明责任与举证责任的问题可以明晰为:控方承担被告人有罪与罪重的证明责任,在握有能证明被告人无罪或罪轻的证据时,承担能证明被告人无罪或罪轻的举证责任;辩方只承担被告人无罪或罪轻的举证责任。
更多>>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