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治理视野下法治化的问题与对策研究

2018-05-07 15:34:30作者:邓诗婷

乡村治理视野下法治化的问题与对策研究
——以恭城瑶族自治县平安乡为例
 
●邓诗婷
(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广西  桂林  541001)

 
  [作者简介]邓诗婷,广西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法理学,民族法学。
[基金项目]本文系广西研究生教育创新计划项目《传承与融合:论法律现代化进程中瑶族习惯法的变迁——以广西恭城瑶族自治县为例》(项目编号:XYCSW2018044)阶段性研究成果。
 
  [摘 要]自党的十八大提出依法治国到十九大再次强调要深化依法治国实践,国家法治化治理一直是我国的治国要点。民族地区法治实践中,风俗习惯作为当地的内部规范,维护了民族地区的稳定和团结,有效解决了民族地区的实际问题。文章以恭城瑶族自治县平安乡的法治化治理为例,探讨该乡法治化治理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原因以及对策。其中在重点探讨习俗和法律博弈中,二者是如何求同存异、正向结合的,对推动乡村法治化治理、现代化进程,实现依法治国目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法律;习俗;法治化治理;平安乡
 
  一、平安乡法治化治理的基础条件
  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直指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同时,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深刻影响着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以及民族团结,法治建设成为加强和创新民族地区社会管理的基本路径,是民族地区健全社会管理机制的重要环节,是民族地区规范化解社会矛盾的根本保障,在民族地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中肩负着重要使命。平安乡作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恭城瑶族自治县最大的一个民族乡,距离县城3公里,既不在县中心,也不处于偏远的大瑶山里面,受地区法治治理能力和治理现代化的影响比较深刻,可以说是处于一个“半现代化”的阶段。近年来,其内部法律文化受到国家制定法的不断渗透,同时长期以来形成的瑶族习俗又存在与国家制定法相冲突的一面,因此这是一个典型的乡镇,在探讨法律与习俗的博弈下,为村民和执法者该如何协调,走向法治治理现代化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实践经验。
  平安乡位于县城东面,乡镇府所在地距县城3公里。全乡辖15个村委93个自然村352个村民小组,共12047户38238人。其中农业人口35806人,占总人口93.64%。2015年人均纯收入8890元。平安乡作为该自治县最大的一个乡镇并且最具有代表性,笔者期望能够从对平安乡法治治理现代化问题的探索中,找到在法律与习俗的博弈下,民族地区该如何不断完善乡村治理体系的办法。
  二、平安乡法治化治理存在的问题
  2017年9月30日,一位住在高铁安置处的欧姓老人去世,该欧姓族人于10月1日下午1点整出山(出殡)。办理丧事过程中,邻村李家村得知此事后,遂与欧姓族人说明,办理丧事活动要遵循李家村的民风民俗,不能敲锣打鼓、鸣炮和撒纸钱、抬丧鼓吹,尤其是出殡所经过的路线,不准进入李家村,只能往外走。随后欧姓族人答应可以遵循李家村的习俗。但是在后来的出殡过程中,可能是欧姓家族的送殡队伍表现出来的行为迹象似乎是超出了李家村之前所提的要求,因此李家村青年邀集50人采用拖拉机、面包车等交通工具,将老人出殡的必经之路拦住,双方在交涉时情绪激动,出现了过激言语,双方矛盾激化,随后引发群体性械斗事件。接到报案后,当地党委、政府迅速组织派出所、司法所等有关部门介入处理,后经过调查并且询问了当地多位60岁以上老人,李家村通常在办理丧事的时候,不论男女老幼,甚至是百岁以上老人,都不能往村子里抬棺木。最后,通过政府及村里老人会{1}和司法所的调解,双方和解,欧姓族人继续遵守李家村原定习俗。
更多>>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