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东盟争端解决机制的构建

2018-03-30 13:58:13作者:●陈丽平

“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东盟争端解决机制的构建
 
●陈丽平
(广西师范大学,广西  桂林  541000)

 
  [摘 要]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如何有效解决中国-东盟经贸争端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区域内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面对新形势,中国-东盟固有的争端解决机制存在诸多问题和不可行性,不能完全适应“一带一路”建设现实之需。有鉴于此,文章认为,应充分考虑“一带一路”倡议的建设性理念和中国-东盟国家的实际发展,并借鉴吸收既有的中国-东盟争端解决机制中的合理之处,以此为基础,构筑一整套兼顾诉与非诉、层次嵌合、自成体系的多元化争端解决机制。
[关键词]“一带一路”倡议;中国-东盟;争端解决机制
 
  [作者简介]陈丽平,广西师范大学讲师,法学博士,研究方向:国际法学。
[基金项目]本文系广西哲学社科基金项目《“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东盟国家民商事判决承认与执行合作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7CFX001)、广西地方法治与地方治理研究中心重点课题《“一带一路”倡议下中越边境民商事争议解决机制的问题与对策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自2010年全面建成以来,中国和东盟90%以上的商品实现了零关税,2016年中国-东盟双边贸易额达到4522亿美元,我国持续多年成为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2016年东盟峰会通过的《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旨在对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建设、数字创新、物流、进口管理和人员流动等五大方面加大投入。“一带一路”倡议与东盟共同体、东盟十国两个层面的发展与规划整合对接,行将从根本上促进中国-东盟经贸合作的纵深发展。然毋容回避的是,在如此庞大的经济合作过程中,各种贸易、投资争端将频发丛生。目前,《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为“四梁八柱”性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服务贸易协议》旨在专项突破传统难题,《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争端解决机制协议》则是实体性冲突的程序化解决依归。上述系列协议既有实体规范又有程序规定,为自贸区的良性运作提供了规则工具箱、奠定了法律基础。但是,近十年间,中国-东盟贸易争端日益增多,然而多数案件之解决仅限于国家阶段不达国际,止步于行政程序,为数极少的案件经过磋商和调停程序,具有准司法和司法性质的仲裁和诉讼程序却鲜有启用。由此可见,中国-东盟现有争端解决机制的局限性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作用的发挥,为此,只有构建一套法治化体系,选择一条法治化的发展路径,实现国内法治与国际法治的良性互动,“一带一路”才能确保长期、稳定、健康发展。{1}
  一、中国-东盟争端解决机制的主要内容
  2005年生效的CAFTA争端解决机制规定于中国-东盟自贸区项下处理贸易争端法律文件,实为有限效仿WTO争端解决机制而作的制度设计。该文件共包含18个条款及1个附件。协议根据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自身的独特性,对争端的适用范围清晰界定、对磋商程序予以明确指引,还根据东方智慧与中国经验创新性地规定调解和调停,并就仲裁庭的设立及职能、组成和程序作出统一规范,继而就传统的仲裁重点、难点问题预为指南,特别就仲裁裁决之执行、补偿和终止减让等难题专章规定,为中国和东盟全面经贸合作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

更多>>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