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司法实务分析

2018-06-20 11:05:52作者:陈丽洁

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司法实务分析
 
●陈丽洁
(广西科技师范学院,广西  来宾  546100)

 
  [摘 要]夫妻共同债务是婚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或其中一方为夫妻共同生活对第三人所负的债务,是离婚案件中审理的难点。由于此前相关立法对此规定过于原则与概括,还存在不统一,在实践中难以把握。文章认为,《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对夫妻共同债务认定问题作出明确规定,统一了标准,并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平衡保护各方当事人合法权益,更好地避免了司法实践中“同案不同判”现象的发生,同时也赋予了债权人更多风险防控的注意义务。

  [关键词]夫妻共同债务;举证责任;风险防控
 

  [作者简介]陈丽洁,广西科技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民商法。
 
  2018年1月18日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下文简称《解释》)就夫妻共同债务认定问题作出明确规定,并合理分配举证证明责任,平衡保护各方当事人合法权益,有关《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争议也归于平息。
  
  一、《解释》对司法实践的影响
  
  (一)《解释》的出台明确了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
  《解释》开始施行的第一天,就出现了依此解释审结的第一案。湖南省宁乡市法院当庭宣判长沙某男士不用承担前妻超出日常生活需要所欠的2000万元债务,可见司法实践对这一解释的急需。之前由于《婚姻法》第四十一条和《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不一致,类似的案例大部分由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进行裁判,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使得夫妻中的不知情的非举债方背负了巨额债务,但也有部分案例适用《婚姻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而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同样的案例,只因适用法律不同,裁判结果却完全不同,导致该类司法实践中“同案不同判”现象时有发生,损害了司法权威,影响了司法公信。{1}在此解释出台之前,因为法律认定标准的不统一,笔者所代理的一起类似案件就经历了一审和二审截然不同的判决。
  (二)相关案例分析
  以俞某诉方某、练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为例,该案就是一起涉及夫妻债务纠纷的案件。本案中,练某与方某于1998年结婚,2013春节后方某离家出走,下落不明,练某于2014年7月通过诉讼方式与方某离婚。在两人离婚几个月后,俞某向法院起诉方某和练某,要求偿还方某自2006年11月至2010年6月向其所借的借款166万元及利息。虽然练某在一审中表示对这些借款从未知情,也未从中受益,并且举证证明自己有固定的收入,无需为家庭生活举债,但一审法院仍然认定债务发生在两被告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练某应当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承担共同偿还责任,因此判决方某、练某归还俞某的借款166万元及并支付利息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练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练某在二审中进一步阐明方某所借款项并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应属于方某个人债务。练某收入稳定,且婚后与方某母亲同住,方母承担了主要的生活支出,夫妻双方除了一般日常生活所需,没有共同购置房屋、汽车等财物,也没有其他巨额开销,双方并不需要举债过日子,方某借款不是为了夫妻共同生活。方某无固定职业,平时很少回家,练某对于方某何时借款及借款用途完全不知情。且在三年多时间里,方某向俞某借款数额达166万元,明显超出日常家事生活需要范围。据俞某所称,其与方某仅是普通朋友关系,方某借款后从未偿还过任何本金及利息,俞某却先后30多次不断地给方某提供借款,也明显有悖常理。《婚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由此确立了认定共同债务的基本原则为夫妻一方所举债务须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否则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因此,方某的巨额借款并非夫妻共同债务,而是其个人债务,应由他个人承担。
更多>>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