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出版中的著作权法律适用问题研究

2018-03-05 16:10:33作者:●刘晓楠 宋 伟 吴 莉

  随着数字化技术的快速发展,著作权交易中心也在越来越多的地方建立起来,但是不能只看到数量的变化,还要注重质量的提升。比如,优先支持与培养优势区域或行业,对竞争力不强的交易中心予以整顿,力争建成一些具有领头和示范作用的著作权交易中心,以更好地促进数字出版中的著作权交易活动进行。
  (三)赋予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延伸管理权
  著作权集体管理是指通过集体管理组织,授权其他人使用作品并收取一定使用费然后再分配给著作权人的一种社会行为。{10}我国的《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中虽有规定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可以代权利人签授权许可合同、收取并分配使用费、进行代理诉讼,但这些权利的实现都要以授权为基础,这样的规定是不能满足数字出版对海量作品需求的。
  延伸集体管理是指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集体管理组织在授权许可时,可以许可会员或非会员的权利,但非会员可以事后拒绝其管理行为,并禁止使用者继续使用。{11}因此,延伸集体管理制度可以有效预防集体管理组织利用权力之便做出损害权利人的行为。在数字时代背景下,大量信息在快速传播着,因此一对一的授权许可模式必然不再适用。而授予集体管理组织以延伸管理权可以让使用者通过向特定组织支付费用而合法地使用作品,如此一来,有效解决大量作品的授权问题。然而,授予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以延伸管理权是有前提条件的:第一,被授予权限的集体管理组织必须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和影响力,且实际运营情况良好;第二,集体管理组织要体系完整,例如拥有成熟的数字技术、合理的许可使用费收取制度等。{12}
  (四)规范和限制技术保护措施的应用
  基于上述数字技术对著作权平衡机制的挑战,完善技术保护措施的出发点,应是寻求著作权人权益保护、公众的合理使用以及技术发展三者之间的动态平衡。
  首先,要完善技术保护措施立法体系。目前,我国有关技术保护措施的相关立法分散,《著作权法》中对于技术保护措施的规定也仅有一条,可操作空间小,而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中,即便有关技术保护措施的法律规定很多,但其位阶较低,法律效力弱。因此可以利用《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的机会,增加有关数字出版中详细具体的法律保护措施;另外,技术保护措施的立法还要与著作权法相统一,不能在下位法中出现相矛盾的规定。
  其次,应适当扩大例外情形适用范围:沿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12条的模式,增添更多的例外适用情形。技术保护措施制度的立法目的就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著作权人的权益,在这种法律保护下,社会公众显得很被动,而且也违背了著作权法中合理使用制度的初衷,造成著作权机制失衡。因此,法律应当允许公众在适用法律对作品进行合理使用的情形下保有具备合理使用功能的技术和设备,以便在合理范围内复制使用。{13}
  最后,法律不能限制相关产业的进一步发展。现阶段,我国有许多供出口的技术型产品和技术保护措施有联系,一旦法律严格限制对于规避技术保护措施的帮助行为,也将会一同限制相关产业的发展,因此要严格修订帮助行为的标准。美国对于规避技术措施的技术设备就设定了三个具体标准,一是该项技术设备的功能就是规避技术措施;二是该技术设备除了上述功能外,其他功能作用很少;三是该技术设备就是作为规避技术保护措施的工具而进行销售的。{14}这三个标准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但从我国的实际情况出发,所设定的标准应该更加宽泛些。
  (五)在网络传播领域内构建著作权补偿金制度
  前文所述的技术保护措施虽然可以使著作权人对其作品进行有效保护控制,但它不能解决个人复制行为所引起的著作权人与使用者之间的冲突。在上述情况下,著作权补偿金制度能有效弥补技术措施的不足,但这一制度在我国还没有被构建。
  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都采用了著作权补偿金制度,但由于我国补偿金制度自身的缺陷,公众著作权意识薄弱,行业内的著作权管理能力有限等问题,本文认为我国现阶段还不适宜全面建立著作权补偿金制度,但在网络传播领域内对数字化复制收取补偿金却是可以进行尝试的。我国要想建立著作权补偿金制度,应该先在侵害著作权人利益最多的网络领域进行尝试。这不但合理解决了当前对数字著作权的保护问题,又为未来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著作权补偿金制度奠定基础。
更多>>图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