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原作品人设进行二次创作的性质认定分析

2018-08-20 15:21:32作者:林嘉敏

利用原作品人设进行二次创作的性质认定分析
 
●林嘉敏
 
(华南理工大学 ,广东  广州  510000)

  [摘 要]同人小说利用了原作人物设置进行二次创作,实务中对其是否侵犯著作权、是否构成合理使用认定存在争议。文章从三步检验法或四要素对同人小说合理使用进行分析,焦点集中在同人作品是否转换性使用的问题上。基于对原著作权的保护以及激励创作等利益的衡量,认定同人小说属于完整但不独立的著作权,只能控制在非营利性的范围下属于合理使用或者对原作品的著作权有依附性,但不排除使用原作品人物进行创作的可能性。若要进行商业性质的使用,必须要对所有的人物设置进行适当的修改,与原作品产生明显区别,使读者不会对两部作品的人物设置产生混淆。
  [关键词]同人作品;著作权;转换性使用;合理使用
  [作者简介]林嘉敏,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知识产权。
  一、同人小说的概况
  (一)同人小说纠纷的案例
  2015年,玄霆公司起诉了张牧野等人,认为其创作的同人小说《摸金校尉》一书使用了《鬼吹灯》系列作品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和人物形象,构成了著作权侵权。张牧野等人将《鬼吹灯》系列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全部转让给原告,后续则继续以近似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人物性格特点以及形象创造《摸金校尉》。原告认为后续的创造侵犯了其享有的著作权。另外,作者江南使用了金庸数部武侠小说的人物名称、主要的人物关系以及人物性格,移植到了当代的大学校园写了有关的校园故事,即《此间的少年》。目前金庸诉江南同人小说侵权一案仍在审理的过程中,但是玄霆公司诉张牧野等人一案已经有了初步定论:不构成对原告著作权的侵犯。
  同人小说引起纠纷的焦点集中在:原有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和人物形象等原作品的人物设置是否构成表达,受著作权法保护?利用原有的人物设置进行二次创作是否构成著作权侵权?同人小说的定性一方面涉及原著作者的著作权益保护,另一方面关系到相关小说作品市场的发展以及社会公众利用享受相关作品的权利,因此需要进行清晰的界定。
  (二)人物设置构成表达的认定
  在玄霆公司诉张牧野等人一案中,争议的焦点之一就是:人物名称、形象、关系等人物设置是否构成了独创性的表达。同人小说和原作品均属于文学作品的范畴,首先要对文学作品中的人物设置与情节的关系作出认定。在人物形象等要素与情节的关系中,学术与实践的观点不一,基于实际发生的情况而有所不同。一种观点认为人物设置是情节的组成部分,无法被简单归入思想或表达。司法实践认为,人物形象等要素源自于文字作品,不同于美术作品或者是电影作品可以通过可视化的手段进行表达、为人感知。人物形象只是作品情节展开的媒介和作者叙述故事的工具,不认定为构成表达。
  人物形象等要素不仅是情节展开的媒介、作者叙述的工具。其在作品表达的六要素: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中,起因经过结果可以归纳为情节的范畴。时间、地点指的就是故事发生的时间、空间的背景设定,在金庸作品中幻想的快意恩仇武侠世界时空背景就蕴含着与别人作品中不同的表达要素,形成独创性表达。而人物则是表达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情节的发展、叙述故事的同时也是在构筑人物形象,作者对人物设置的构建和情节交织着贯穿作品的始终。人物性格可以脱离情节单独被描述为“有冒险精神”“孤勇”等,属于思想范畴,但是具体到案件中人物形象“胡八一”的人物设置,就能够联想到主角一系列的人物设定。具体到这种程度上,就不能认定人物形象属于思想范畴,应当属于表达范畴。小说属于文学作品,文学作品思想和表达界限较复杂,不能将文学作品中的普通人物关系、姓名视为著作权法保护的表达,但是人物设置及其相互关系具体、完整到一定程度,人物关系设计、角色安排、人物的性格设定等反映出作者独特的选择、判断、取舍,才能称为著作权法保护的表达。①
  (三)同人小说和原作品的关系
  分析同人小说和原作品关系时,可以得知同人小说是在原作品构筑的所有人物设置的框架下进行创作的,脱离原作品,同人作品要表达的内容就不能得到完全的体现。同人小说通过提出一些人物名称,就可以省略大段篇幅针对人物的性格、形象进行描写。例如在江南的《此间少年》中,主角是“来自农村的笨学生郭靖”,如果将主角名称改为“来自农村的笨学生张三”,两者就产生巨大的差别。提出郭靖的形象,除了引起读者想起郭靖人物性格中的笨拙、正义感、憨厚等一些列的人物性格外,同人作家通过这个引用还节省了大段描写主角人物性格、形象的篇幅,而用另起的名称根本不能达到同人作家想要达到的目的。

更多>>图片库